广告

三姊妹的赤裸性交


(上)舞会风波明天是元旦,今晚学校举办元旦通宵舞会,一下课,我就来到女友家。女友小璠,高中毕业后就进了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打工,我和她是在学校的舞会认识的。小璠排行老二,姐姐小素和小璠在同一个企业上班,小素干会计,小璠干业务。妹妹小婷还在上中专,她的男朋友还是我介绍的,和我是大学同班同学,叫阿贵,是我的死党。

现在已是下午5点半,小璠已回到家中,换上一身睡衣,在帮丈母娘洗菜做饭。学校的伙食不好,因此丈母娘心疼我,时不时的叫我过来吃饭,今天是元旦前夕,不用叫我就来了。

“小璠,要不要我帮忙。”我站在厨房门口,笑嘻嘻地对她说。“假死,晚上学校有什么活动?”小璠回头看了我一眼,又低头继续洗菜。她穿了一件无袖白衬衣,宽大的袖口里春光尽泻,一粒B罩的乳房若隐若现,优美的屁股漂亮的撅著,把内裤清晰的印了出来。我发觉欲火慢慢点燃,肉棒蠢蠢欲动。“喔,学校举办通宵舞会,我们可以大跳一晚。”说完,我发觉失口,丈母娘在这儿。“是啊,元旦应该好好庆贺,你们又长了一岁。”没想到丈母娘那么通人情。“赶快去洗澡,那么脏。”小璠白了我一眼。

我灰溜溜的离开,走下二楼。小璠家住三楼,没有独立的卫生间,老丈人前不久从学校又要了一间两室的房间,把厨房改成浴室,这样冬天洗澡就不成问题了。我用钥匙打开门,发觉浴室的窗帘拉着,里面有淋水声,只听一个男人的嗓音。“好舒服,舔舔睾丸,对,下面,再往下,肛门也舔舔。”我听着,好熟悉的声音。阿贵,是这小子,怪不得下了课就找不到影了,原来在这儿享受。那位替他口交的小妞肯定是小婷了,小婷在三姐妹之中是最漂亮的,也是身材最好的,我做梦也想偷窥一下她的裸体,想不到梦里寻她千百度,得来全不非功夫。对于即将展现的香艳的场面,我的肉棒已经变得很硬了。

我走到浴室门口,从悬垂的门帘缝隙透过去,浴室里蒸汽缭绕,阿贵站立在淋水器下,一根巨型肉棒怒首翘望,阿贵的肉棒在我们班是最大的,我们几个哥们动不动就相互比较,看谁的最大,阿贵总是拿第一,不仅长,而且粗。他的肉棒下,蹲著一位妙龄少女,不用说,是小婷。小婷背对着我,一头长发披在光洁的背上,看不到正面,把我急的直跺脚。只见小婷伸著舌头,仔细的舔著阿贵的卵蛋,肉棒搭在秀丽的脸上,小婷的身材的确不错,标准的倒吉他型,丰腴的屁股开开的张著。

我拉开门帘,阿贵一眼就看到我,差一点叫出声来,我连忙打了一个禁声的手势,他非常惊讶的看着我,我朝小婷一指,做了个打洞的姿势,阿贵摇摇头,表示不同意,我可不管他,在他面前开始脱衣服,裤子,短裤,直至脱的精光,我向阿贵比划著,意思是叫他开始操小婷。

阿贵这时已经被小婷舔的受不了了,他拉起小婷,抬起她的一条腿,双膝微蹲,翘立的肉棒抵住阴部,龟头摩擦著小婷的阴唇,小婷双臂绕住阿贵的脖子,屁股左右摇摆,显然也是春情泛滥。阿贵往上一顶,龟头顶开阴唇,沈入阴道口,阿贵的肉棒太大了,小婷似乎吃不消,脚尖一直往上抬,只见阿贵退出几分,又挺进几分,来回了几次,终于肉棒全部插入了小婷的身体,小婷的阴部下挂著毛茸茸的阴囊,屁股被扯的大开,浅褐色的肛门赫然可见。

阿贵开始艰难的抽动,这样的姿势的确有点高难度,我示意阿贵抱起小婷,阿贵抽动的幅度小,也只好抬起小婷的双腿,把她抱在胸前,利用惯性,屁股一前一后的撞击著小婷的阴部,“啊,啊,……”,小婷呻吟著。

我挺着肉棒走了进来,站到小婷的背后,蹲了下去,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小婷的肛门。舌尖的游走,肛门的痒痒,小婷开始发觉不对劲,一回头,发现是我,脸煞的变得通红,同时开始全身挣扎。阿贵此刻更加猛烈的抽插,一阵阵的快感冲淡了小婷的羞涩,加上肛门的异痒,让她变得大胆起来。

“你,好,我一定…告诉姐姐,饶不了你。”小婷气喘著,呻吟著。

我也不答她,继续努力舔她的肛门,肛门被我舔的红润微张,前后两个洞的快感让小婷很快达到第一次高潮。我站起来,手抹了一些香皂,涂在小婷的肛门上,也往龟头抹了一些,手握住肉棒,让龟头顶住肛门,慢慢的用力顶入狭窄的肛门。

“不行,不,痛……”小婷慌了,剧烈的扭动身子,但被我和阿贵紧紧的夹住,动弹不得,这时肉棒紧塞在直肠内,还有一半留在外面,我全身已经冒出了汗,真他妈的太紧了,搞得我进退不得,我朝阿贵使了眼色,让他继续抽动,肛门的痛楚和阴道的爽快交织在一起,让小婷感到欲仙欲死。

两根肉棒同时插在小婷的体内,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,隔壁的肉棒抽插的热量传到我这边,我感觉小婷的肛门逐渐放松,没有刚才那么紧,我的双手摸到小婷的胸前,找著柔软的乳房,开始揉搓起来。青春而有弹性,毕竟只有17岁,乳房比小璠大一号,我像揉面团一样使劲蹂躏小婷的嫩乳,肉棒也开始慢慢的抽动,起初小幅度,随着肛门的润滑逐渐增大幅度和频率,我和阿贵极有默契的一进一出,把小婷操的“啊,啊”直叫,浴室里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,我们三个都满身大汗。

正当我们沈浸在性爱的欲海里,即将享受极乐的快乐时,门外突然传来小璠的声音。

“志鹏,洗完了没有,快点,我也要洗。”

我们三个吃了一惊,我的脑子更是一片空白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阿贵这时确有遇惊不变之色,他低声对我说,“让她进来,我们四个……”我懂他的意思,我干了他的马子,他当然也想享受我的小璠。我正值高潮的边缘,被小璠一盆凉水给浇了下去,憋的欲火中烧,必须要发泄掉。

“快完了,我给你开门。”我从肛门抽出肉棒,走出浴室,掩著赤裸的身体打开房门。

小璠走进来,看到我的裸体,还有一根搏起的肉棒,脸一下就变得通红,我赶紧锁上门。

“原来你一边洗,一边手淫啊,真不害臊。”“好小璠,我们一起洗吧,我都这样了,可怜可怜我吧。”“活该!”话虽这么说,小璠已经开始脱衣服了。只见她三下五除二,把衣服剥的精光,小璠害羞的看了我一眼,马上冲进浴室,我随即跟进。

“啊!”小璠惊的掩住了嘴巴。

只见小婷双手扶住墙壁,90度躬腰,双腿打开,阴户里插著一根巨棒,随着阿贵有节奏的撞击小婷丰腴的臀部,一对大奶来回前后的一摇一晃。小婷羞涩的扭头看着姐姐,阿贵也死盯着小璠的裸体。

“姐,他们…,不,阿贵插得我好爽…,”小婷气喘著说。小璠惊讶的讲不出话来,楞在那里。我不失时机的在她背后,一手抚摸她的秀乳,一手进攻她的阴户。看着眼前的春景,加上身上两处最重要的要塞传来的快感,小璠也被浴室里的淫气感染,嘴里开始“嗯嗯”起来。我转过小璠的身子,按住她的肩膀,把她压下去,她懂我的意思,一口就含住我的肉棒,开始头一前一后的为我口交。我看着小婷被操的阴户,摇摆的乳房,肉棒在小璠的嘴里不断膨胀。阿贵一边操著小婷,一边欣赏著小璠的口交表演,我俩会心的一笑,享受着眼前的美景。

我看差不多了,拉起小璠,让她也和小婷同样的姿势,我一手压低小璠的腰部,突起臀部,一手抓着肉棒,龟头找到湿润的洞口,缓缓的插入,我俩同时大叫,接着我开始进行人类最原始的动作。我和阿贵好像比赛一样,用力抽插着眼前的这对姐妹,性器结合的“啪啪”声,处于性交之中的“嗯嗯”的呻吟声,淋水器喷出“唰唰”的淋水声,交织在一起奏响了新年的乐章。

阿贵向我做了个交换的手势,这小子想占小璠的便宜,可我很想操小婷的小穴和屁眼,于是便无可奈何同意了。我抽出肉棒,小璠一下空虚了,我示意她做出狗爬式,小璠尽管不愿意做出如此难堪的姿势,但被性欲激的难受,不得不照做,我也跪下,从小璠的屁股后插入肉棒,阿贵此时抽离小婷,来到小璠面前,抓住小璠的头发,逼着她含进肉棒,我俩一头一后猛干着小璠,小璠只能发出“呜呜”的咽喉声。我拉过小婷,一手用三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,另一手用食指插入她的肛门,我一时用尽身上所有的武器,干着三个销魂的小洞穴。

抽插了一会儿,阿贵连连向我摆手,看来他快射了,我急忙拔出肉棒,把小璠的洞穴让给她,我翻倒小婷,压在她的肉体上,手扶住肉棒,插入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,哼,被阿贵插的有些松,没关系,幸亏还有屁眼。我看到阿贵来到小璠的身后,毫不客气的一插到底,双手压住小璠的屁股,猛烈的撞击著小璠,还向我暗示,对小璠的洞穴表示满意。这激起了我蹂躏小婷的念头,我拔出肉棒,龟头抵在肛门口,小婷发现我的意图,急忙扭动屁股,试图摆脱,我用力压住,身体前送,肉棒全部贯穿进去,被直肠紧紧的包住,手指按住阴道上方的阴蒂,不断的揉搓,以降低小婷后庭的痛疼,过了一会,我开始缓慢的抽动,由于肛门实在太紧,加上先前的积累,我终于忍受不住,在直肠内喷涌出大量的精液。

“烫…,好舒服,快死了…啊,啊……”小婷和我同时大叫,冲到了最高点。“喔…………”这时听到阿贵和小璠也同时大声呻吟,看来也射了。“吃饭了,爸妈在等呢。”门外传来小素的叫声。

我们四个赶紧爬起来,争相冲洗身上的遗物,相互打闹著,看来这两个姐妹已经容忍我们之间的不伦,我和阿贵会神的一笑,憧憬著以后快乐的日子,新世纪的第二个元旦节前夜,应该是我们好时光的开始。

(中)舞会风波我们四个草草洗完,断续的回到三楼,以免引起怀疑。香喷喷的饭菜摆满了饭桌,冒着热腾腾的蒸气。“真丰盛啊,”我禁不住感叹起来,在学校里是什么待遇,今天可以好好打打牙祭。我看着小璠和小婷两姐妹低着头,一言不发,像是做了什么错事,只是一味的搬椅子,递碗筷,我心里面偷偷的乐,这两个小妮子刚刚才开化,难免难为情,今后要多加开发。阿贵却大大咧咧,一副反客为主的样子。

“叔叔,阿姨,来吃饭吧。”“好啊,来了。”两老乐呵呵的走进来,笑瞇瞇的看着我们两个。这时小素穿着睡衣走了进来,她们三姐妹在家里都穿睡衣,可能一是舒坦,二是都是家里人无所谓。但这可让我和阿贵大饱眼福,小素穿着白色棉制连衣睡裙,虽不透明,但胸前很明显突出两粒乳头,小素的胸部很小,大约只有A罩杯,屁股却很丰满,紧绷在屁股上的内裤翘翘的贴在裙面上,我的肉棒渐渐肃然起敬,这小妮子的身材虽不及小璠和小婷,却别有一番风味,我看了阿贵一眼,这小子眼珠子都快掉出来,嘴巴微张,就差流出口水,瞧那点出息。

“夹菜呀,别楞著,就把这当作家,别那么客气。”丈母娘的招呼让我差一点掉出眼泪,多贴心啊,离乡背井跑到两千里外的南方读书,亲情早已不敢奢望,今天元旦前夜我突然特别想家,一股离乡别情涌上心头。

“快吃,”小璠跺了我一脚,白了我一眼,忽然又想到什么,羞的赶紧拿起碗吃米饭,我看着她把筷子伸到嘴里,吸吮著,像是还在为我和阿贵口交,真骚,看来她挺喜欢阿贵的肉棒,比我大嘛,想着想着,我有点嫉妒阿贵了。

废话不多说,吃完这顿丰盛的晚餐以后,我们五个迫不及待的走出家门,向校园走去,一路上打情骂俏,只有小素一人静静的,孤影单只嘛。不知不觉来到学校舞厅,其实是一个大食堂,此刻张灯结彩,很有喜庆之味,桌椅已经搬到四周,中间空出宽敞的空间。我们走了进去,舞客已经不少,我们找了椅子坐下。过了一会,灯光暗了下来,响起了优美的舞曲。

“同学们,今晚是个不眠之夜,庆祝元旦舞会正式开始,大家尽情的跳吧。”我一看,原来是学生会主席王涛在祝词,这家伙大四,也是个色鬼加舞棍,只不过能言善辩,混上了学生会主席,其实狗屁!

阿贵此时起身邀请小婷,我也马上邀请小璠,我们两对开始翩翩起舞,不一会我看到有一个学生邀请小素。我搂着小璠,抚摸着她的腰,她慢慢的把胸部贴近我,我感觉腹部压着两团柔软的肉球,她的小腹紧贴我的裤裆,我的肉棒开始蠢动。我享受着这种感觉,但是不一会儿舞曲停了。出于礼貌,我相继邀请了小婷和小素,但怕小璠吃醋,没敢多请,大部分时间我都搂着小璠跳。

跳舞的人逐渐多了起来,磨肩擦踵,我和小璠越搂越紧,时不时的我看到阿贵和小婷,他们也紧紧搂在一起,还有小素,她怎么老是跟王涛跳,肯定是王涛死缠着小素,王涛那张嘴巴,能把死人说活,处女说成妓女,小素那么纯洁,怎么受得了他的甜言蜜语。

这首舞曲结束,舞客散开休息,我发现王涛和小素偷偷的离开了舞厅,我的心狂跳,他们去干么?该不会……我不能错失良机,向小璠借口上厕所,然后走出舞厅尾随着他们。只见他们走进一栋教学楼,教学楼里空空荡荡,今天是元旦午夜,同学们都去狂欢去了,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用功。王涛和小素走进走廊里最里面的一间教室,掩上门,我紧跟在后,从门缝窥探他们。

“你把我带到这儿干嘛?”小素还挺会撒娇,跟王涛刚认识,就那么轻率的跟一个不熟的男孩来到一间无人的房间,想必也是骚鸡一个。

“素素,虽然我们刚认识,但我非常喜欢你,我们交个朋友吧。”听到王涛这番话,我只想吐。王涛一把拉过小素,揽在怀里,教室里没有开灯,但窗户外面灯光很亮,使得教室里的春光必泻。只见王涛双手按在小素的屁股上,左手逆时针右手顺时针的按摩,小素发出“嗯嗯”的呻吟声,一场肉体大战在所难免,殊不知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王涛低下头,开始吻小素的嘴,两个人的舌头搅在一起,发出“咋咋”的响声。王涛的双手转移到小素的胸部,用力揉搓著,把乳罩都移错了位,然后王涛抓住小素的羊毛衫衣襟,往上拉起,雪白的肚皮露了出来,然后是两颗平坦的乳房加上两粒豆大的乳头,错位的乳罩,小素举高双臂,顺利的脱掉了上衣。王涛再接再厉,解开裤扣,小素的裤子无声的滑落,一件白色的三角裤紧紧的包住了丰腴的阴埠。

我在门外看的受不了了,肉棒在内裤里胀的难受,我拉开拉链,放出暴怒的肉棒,然后悄悄的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“你们好啊?”我赤裸着肉棒,面对着他们。“啊!”两个人同时吓了一跳,像是见到了鬼,但见到是我,两人又同时松了口气。“是你小子,我还以为是教导主任呢。干么,跟踪我们,你……”王涛努力想恢复常态,但看到我身上搏起的肉棒,突然回过神来,他笑着对小素说,“又来一个偷腥的,而且是你未来的妹夫,你今晚有的吃了,嘻嘻。”

小素含羞的看着我,不敢说一句话,我看可以开始了,低头开始吻起小素的小嘴巴,一手摸起翘起的乳房,另一手引导她的手抓住我的肉棒,帮我手淫,王涛在一旁开始脱裤子,裤衩,然后裸著下体走到小素的背后,把她的内裤脱下,右手绕过小素的腰部,抚摸她的阴埠,左手在小素的肛门处摸索,前后左右上下的夹击使得小素“嗯嗯”直叫。

小素快速的用手套动我的肉棒,我拚命吸吮着她的香舌,左手在她的胸部蹂躏践踏,右手轻轻打了王涛屁股一下。王涛心领神会,来到小素面前,抓住她的头发,我也离开小素的身体,小素被强行跪下,她的脸前是王涛的肉棒,王涛身体前送,龟头抵到小素的嘴唇,小素朱唇被顶开,肉棒一贯而入。我来到小素的身后,用两根手指来回摩擦小素的阴唇,阴道口已经很湿了,我把龟头抵在洞口,上下摩擦,挑逗著小素的性欲。

小素被搞的只能发出“呜呜”的咽喉声,嘴巴快速的吞吐王涛的肉棒,王涛闭着眼睛,抬着头享受着销魂动魄的极乐快感,我再也忍受不住,只想马上获得肉感,我手扶肉棒,对着小璠姐姐的洞口,猛地一插到底,小素被干的大叫,只见她一手伏地,一手抓着面前的肉棒,猛烈的喘息著,我在她身后猛烈的撞击著,“啪啪”作响,双手摸到乳房,抓着奶头,用力往后拽,小素已经无暇顾及手中的肉棒,只能“啊啊”呻吟,偶尔用手套动王涛的肉棒。

王涛怎么能忍受这种冷落,于是仰面躺下,我马上领会他的意思,一边干着小素,一边推动她迫使她爬到王涛的身上。王涛抬起头,亲吻著小素,我抽离洞穴,王涛迫不及待的把肉棒插入小素的阴道。王涛急剧的起伏臀部,小素被顶的“啊啊”上下跳动,肉棒和睾丸“啪啪”的击打着小素的阴户,淫水顺着阴户里的肉棒流下来,我粘取一些淫水抹在小素的肛门处,把食指慢慢抠进肛门,配合王涛的节奏,指奸著小素,身下两个洞穴传来的快感让小素几进疯狂,我看时机成熟,龟头抵住肛门,用力将肉棒挤进狭窄的直肠内,小素像三明智一样夹在我和王涛之间,我和王涛一进一出的抽插著小素的身体,小素被干的死去活来,最后我们几乎同时射精,小素的阴道和直肠内灌满了滚烫的精液,我们三个“嗷嗷”的到达高潮,小素虚脱的爬在王涛身上,我抽出阴茎,精液立即涌出肛门,我后悔没有脱掉裤子,现在好了,裤裆处粘满了小素的淫水,我要马上赶回去,出来太久了,小璠会起疑心。

“我先回去,你们再温存温存,”我拍了一下小素裸露的屁股,整理好衣服,快步走出教室。等我返回舞厅,我已经找不到小璠,小婷和阿贵也不见了,他们会去哪里呢?我走出舞厅,沿着林阴小道漫无目的的找寻着,一种预感带领我向“情人幽会”的小树林走去。

(下)众里寻度小树林离教学区有一段距离,是一片未被开发的荒地,这里晚上黑黝黝、静悄悄的,很少有同学跑到这儿来,当然就为情侣们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秘密场所。一到夜幕降临,情侣们就相约来到这边,卿卿我我,默契的相距一段距离,心知肚明又互不干扰,亲嘴抚摸打炮,是常有的事,你若只身来到这里,一定会让你大饱眼福。

哇塞!今天元旦之夜,小树林爆满。小树林里黑压压的,几乎每棵树下就站着一对情侣,树跟树之间不过两至三米,在皎洁的月光下,丽影依稀可见,我静静的走了进去,仔细观察每一对情人,希望能发现小璠。

离我最近的一对,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,嘴对着嘴,热烈的接吻,男孩的双手抚摸著女孩的臀部,看来刚刚开始。紧接着下一对,一位长相不错的女孩倚在树上,胸前的衣襟已被打开,露出雪白的胸部,男孩的头罩在左边的乳房上,把乳头含在嘴里,吸吮著,一只手揉搓著右边的乳房,女孩“啊啊”的轻声呻吟,我看的肉棒开始搏起,真想和她男朋友一起搞她。但我心里挂念小璠,于是继续往里头走去。

每每经过一对,我都细细观察,生怕错过小璠的身影,但是眼前一副副香艳的场面让我欲火焚烧,在此之前我已经连诛小婷、小璠和小素三姐妹,可以说场场都是大战,此刻却丝毫不见疲态,我不禁佩服起自己来,今晚可能会精竭人亡,想着想着,我接近了一个两男一女组。

两个男孩面对面站立著,裤子拉链都已拉开,从裤裆里伸出两根肉棒,一根12公分长,另一根13公分长,两根肉棒各被一只小手握著,肉棒的后面露出一张清秀可爱的脸蛋,女孩身穿一件牛仔套裙,吊带式的,内衬一件白色的羊毛衫,双腿跪在草地上,只见她伸出舌头,舔了舔左边的肉棒,然后张大嘴巴,含住右边的肉棒,猛烈的吸吮吞吐著,右边的男孩被吸的“喔喔”直叫,女孩左手不断套动着左边男孩的肉棒,使得左边的这位小哥爽的站立起脚尖,闭目仰面,全身紧绷;过了一会,女孩口里交换肉棒,重复著刚才的动作。看着眼前的不断跳动的肉棒,身穿端庄的女孩,我实在忍不住了,我也解开裤子拉链,放出肉棒,它已经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我走到女孩的背后,小小的屁股翘然而立,蓝色的牛仔裙里,伸出两条雪白的小腿,我的双手抓住她的两瓣屁股肉,用力画圈揉搓著,女孩发出呻吟声,屁股左右摇摆,那两个男孩发现了我。

“对不起了,看到二对一,实在忍不住,让我加入吧。”我祈求他们。

得到他们的许可,我拉起了女孩的裙子,白色的三角裤衩紧紧的包在圆润的屁屁上,在月光下有点刺眼,我跪下,从屁眼开始,隔着内裤舔起,顺着屁股沟,一直滑下,唾液不一会就浸湿了她的阴部,女孩被我舔的浑身乱动,更加疯狂的为两个男孩口交。这两个男孩不一会同时大叫,精液先后从龟头射出,射在女孩的脸上和头发上。

“真他妈的爽,这妞的嘴巴可真厉害。”其中一个男孩意犹未尽的对另一个说,他们并没有把变小的阴茎收进裤裆,而是耷拉在裤子外头观看我的表演。

我拉下女孩的裤衩,露出黝黑的阴部,用手一捞,毛茸茸,湿润润的,我把食指和中指插进阴道,毫不费力,阴户里早已泛滥成灾了。我指奸了一会,女孩被我插的蜷缩在地上,屁股高高的竖起,我半蹲著,拉下肉棒,从上而下,垂直的一贯而入,肉棒深深的刺入女孩的体内。

女孩大叫一声,开始随着我的抽动“嗯嗯”的呻吟,我像骑马一样驰骋在白嫩的屁股上,根根到底。由于旁边有两位观众,我特别兴奋,周围也不时传来别的女孩们的呻吟声,我的神经兴奋到极点,很快的就射了出来,身下的女孩在我射完以后立刻瘫在地上。我拔出阴茎,剧烈的喘息著,令我吃惊的是,两个看客胯下的肉棒已经重整雄风,他们两个迫不及待的扑在刚刚高潮的女孩身上,在女孩身上肆虐,不一会,刚才还衣服整洁的她,变成一个白脱脱的裸体,两个男孩一前一后,开始干着女孩的阴道和嘴巴,女孩C罩杯的秀乳前后激荡,他们三个沈浸在疯狂的性爱里。

我已经全身乏力,提不起半点性趣,整理好裤子,也不想再找小璠,说不定她早已回家了,或者还在跳舞,于是我重返舞厅。

果然,等我回到舞会上,看到小璠在和王涛跳舞,小璠看到我,慌忙挣脱王涛,像小鸟一样依偎在我的身上,我看到王涛和阿贵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,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。

“你们刚才去哪了?我怎么找不到你们。”我试探著问小璠。

“我和婷婷去上厕所,阿贵护送我们,正好碰上小素姐和王涛,然后我们……我们就……到院子里……散步……”小璠越说声音越小,脸变得通红,慌忙掩饰的拉着我走进舞池。

“哎……”我心里叹息著,心里妒火丛生,又不好发作,只好搂着她心不在焉的跳舞,哎!这个荒诞的元旦舞会!

(上)舞会风波明天是元旦,今晚学校举办元旦通宵舞会,一下课,我就来到女友家。女友小璠,高中毕业后就进了一家外商独资企业打工,我和她是在学校的舞会认识的。小璠排行老二,姐姐小素和小璠在同一个企业上班,小素干会计,小璠干业务。妹妹小婷还在上中专,她的男朋友还是我介绍的,和我是大学同班同学,叫阿贵,是我的死党。

现在已是下午5点半,小璠已回到家中,换上一身睡衣,在帮丈母娘洗菜做饭。学校的伙食不好,因此丈母娘心疼我,时不时的叫我过来吃饭,今天是元旦前夕,不用叫我就来了。

“小璠,要不要我帮忙。”我站在厨房门口,笑嘻嘻地对她说。“假死,晚上学校有什么活动?”小璠回头看了我一眼,又低头继续洗菜。她穿了一件无袖白衬衣,宽大的袖口里春光尽泻,一粒B罩的乳房若隐若现,优美的屁股漂亮的撅著,把内裤清晰的印了出来。我发觉欲火慢慢点燃,肉棒蠢蠢欲动。“喔,学校举办通宵舞会,我们可以大跳一晚。”说完,我发觉失口,丈母娘在这儿。“是啊,元旦应该好好庆贺,你们又长了一岁。”没想到丈母娘那么通人情。“赶快去洗澡,那么脏。”小璠白了我一眼。

我灰溜溜的离开,走下二楼。小璠家住三楼,没有独立的卫生间,老丈人前不久从学校又要了一间两室的房间,把厨房改成浴室,这样冬天洗澡就不成问题了。我用钥匙打开门,发觉浴室的窗帘拉着,里面有淋水声,只听一个男人的嗓音。“好舒服,舔舔睾丸,对,下面,再往下,肛门也舔舔。”我听着,好熟悉的声音。阿贵,是这小子,怪不得下了课就找不到影了,原来在这儿享受。那位替他口交的小妞肯定是小婷了,小婷在三姐妹之中是最漂亮的,也是身材最好的,我做梦也想偷窥一下她的裸体,想不到梦里寻她千百度,得来全不非功夫。对于即将展现的香艳的场面,我的肉棒已经变得很硬了。

我走到浴室门口,从悬垂的门帘缝隙透过去,浴室里蒸汽缭绕,阿贵站立在淋水器下,一根巨型肉棒怒首翘望,阿贵的肉棒在我们班是最大的,我们几个哥们动不动就相互比较,看谁的最大,阿贵总是拿第一,不仅长,而且粗。他的肉棒下,蹲著一位妙龄少女,不用说,是小婷。小婷背对着我,一头长发披在光洁的背上,看不到正面,把我急的直跺脚。只见小婷伸著舌头,仔细的舔著阿贵的卵蛋,肉棒搭在秀丽的脸上,小婷的身材的确不错,标准的倒吉他型,丰腴的屁股开开的张著。

我拉开门帘,阿贵一眼就看到我,差一点叫出声来,我连忙打了一个禁声的手势,他非常惊讶的看着我,我朝小婷一指,做了个打洞的姿势,阿贵摇摇头,表示不同意,我可不管他,在他面前开始脱衣服,裤子,短裤,直至脱的精光,我向阿贵比划著,意思是叫他开始操小婷。

阿贵这时已经被小婷舔的受不了了,他拉起小婷,抬起她的一条腿,双膝微蹲,翘立的肉棒抵住阴部,龟头摩擦著小婷的阴唇,小婷双臂绕住阿贵的脖子,屁股左右摇摆,显然也是春情泛滥。阿贵往上一顶,龟头顶开阴唇,沈入阴道口,阿贵的肉棒太大了,小婷似乎吃不消,脚尖一直往上抬,只见阿贵退出几分,又挺进几分,来回了几次,终于肉棒全部插入了小婷的身体,小婷的阴部下挂著毛茸茸的阴囊,屁股被扯的大开,浅褐色的肛门赫然可见。

阿贵开始艰难的抽动,这样的姿势的确有点高难度,我示意阿贵抱起小婷,阿贵抽动的幅度小,也只好抬起小婷的双腿,把她抱在胸前,利用惯性,屁股一前一后的撞击著小婷的阴部,“啊,啊,……”,小婷呻吟著。

我挺着肉棒走了进来,站到小婷的背后,蹲了下去,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小婷的肛门。舌尖的游走,肛门的痒痒,小婷开始发觉不对劲,一回头,发现是我,脸煞的变得通红,同时开始全身挣扎。阿贵此刻更加猛烈的抽插,一阵阵的快感冲淡了小婷的羞涩,加上肛门的异痒,让她变得大胆起来。

“你,好,我一定…告诉姐姐,饶不了你。”小婷气喘著,呻吟著。

我也不答她,继续努力舔她的肛门,肛门被我舔的红润微张,前后两个洞的快感让小婷很快达到第一次高潮。我站起来,手抹了一些香皂,涂在小婷的肛门上,也往龟头抹了一些,手握住肉棒,让龟头顶住肛门,慢慢的用力顶入狭窄的肛门。

“不行,不,痛……”小婷慌了,剧烈的扭动身子,但被我和阿贵紧紧的夹住,动弹不得,这时肉棒紧塞在直肠内,还有一半留在外面,我全身已经冒出了汗,真他妈的太紧了,搞得我进退不得,我朝阿贵使了眼色,让他继续抽动,肛门的痛楚和阴道的爽快交织在一起,让小婷感到欲仙欲死。

两根肉棒同时插在小婷的体内,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,隔壁的肉棒抽插的热量传到我这边,我感觉小婷的肛门逐渐放松,没有刚才那么紧,我的双手摸到小婷的胸前,找著柔软的乳房,开始揉搓起来。青春而有弹性,毕竟只有17岁,乳房比小璠大一号,我像揉面团一样使劲蹂躏小婷的嫩乳,肉棒也开始慢慢的抽动,起初小幅度,随着肛门的润滑逐渐增大幅度和频率,我和阿贵极有默契的一进一出,把小婷操的“啊,啊”直叫,浴室里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,我们三个都满身大汗。

正当我们沈浸在性爱的欲海里,即将享受极乐的快乐时,门外突然传来小璠的声音。

“志鹏,洗完了没有,快点,我也要洗。”

我们三个吃了一惊,我的脑子更是一片空白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阿贵这时确有遇惊不变之色,他低声对我说,“让她进来,我们四个……”我懂他的意思,我干了他的马子,他当然也想享受我的小璠。我正值高潮的边缘,被小璠一盆凉水给浇了下去,憋的欲火中烧,必须要发泄掉。

“快完了,我给你开门。”我从肛门抽出肉棒,走出浴室,掩著赤裸的身体打开房门。

小璠走进来,看到我的裸体,还有一根搏起的肉棒,脸一下就变得通红,我赶紧锁上门。

“原来你一边洗,一边手淫啊,真不害臊。”“好小璠,我们一起洗吧,我都这样了,可怜可怜我吧。”“活该!”话虽这么说,小璠已经开始脱衣服了。只见她三下五除二,把衣服剥的精光,小璠害羞的看了我一眼,马上冲进浴室,我随即跟进。

“啊!”小璠惊的掩住了嘴巴。

只见小婷双手扶住墙壁,90度躬腰,双腿打开,阴户里插著一根巨棒,随着阿贵有节奏的撞击小婷丰腴的臀部,一对大奶来回前后的一摇一晃。小婷羞涩的扭头看着姐姐,阿贵也死盯着小璠的裸体。

“姐,他们…,不,阿贵插得我好爽…,”小婷气喘著说。小璠惊讶的讲不出话来,楞在那里。我不失时机的在她背后,一手抚摸她的秀乳,一手进攻她的阴户。看着眼前的春景,加上身上两处最重要的要塞传来的快感,小璠也被浴室里的淫气感染,嘴里开始“嗯嗯”起来。我转过小璠的身子,按住她的肩膀,把她压下去,她懂我的意思,一口就含住我的肉棒,开始头一前一后的为我口交。我看着小婷被操的阴户,摇摆的乳房,肉棒在小璠的嘴里不断膨胀。阿贵一边操著小婷,一边欣赏著小璠的口交表演,我俩会心的一笑,享受着眼前的美景。

我看差不多了,拉起小璠,让她也和小婷同样的姿势,我一手压低小璠的腰部,突起臀部,一手抓着肉棒,龟头找到湿润的洞口,缓缓的插入,我俩同时大叫,接着我开始进行人类最原始的动作。我和阿贵好像比赛一样,用力抽插着眼前的这对姐妹,性器结合的“啪啪”声,处于性交之中的“嗯嗯”的呻吟声,淋水器喷出“唰唰”的淋水声,交织在一起奏响了新年的乐章。

阿贵向我做了个交换的手势,这小子想占小璠的便宜,可我很想操小婷的小穴和屁眼,于是便无可奈何同意了。我抽出肉棒,小璠一下空虚了,我示意她做出狗爬式,小璠尽管不愿意做出如此难堪的姿势,但被性欲激的难受,不得不照做,我也跪下,从小璠的屁股后插入肉棒,阿贵此时抽离小婷,来到小璠面前,抓住小璠的头发,逼着她含进肉棒,我俩一头一后猛干着小璠,小璠只能发出“呜呜”的咽喉声。我拉过小婷,一手用三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,另一手用食指插入她的肛门,我一时用尽身上所有的武器,干着三个销魂的小洞穴。

抽插了一会儿,阿贵连连向我摆手,看来他快射了,我急忙拔出肉棒,把小璠的洞穴让给她,我翻倒小婷,压在她的肉体上,手扶住肉棒,插入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,哼,被阿贵插的有些松,没关系,幸亏还有屁眼。我看到阿贵来到小璠的身后,毫不客气的一插到底,双手压住小璠的屁股,猛烈的撞击著小璠,还向我暗示,对小璠的洞穴表示满意。这激起了我蹂躏小婷的念头,我拔出肉棒,龟头抵在肛门口,小婷发现我的意图,急忙扭动屁股,试图摆脱,我用力压住,身体前送,肉棒全部贯穿进去,被直肠紧紧的包住,手指按住阴道上方的阴蒂,不断的揉搓,以降低小婷后庭的痛疼,过了一会,我开始缓慢的抽动,由于肛门实在太紧,加上先前的积累,我终于忍受不住,在直肠内喷涌出大量的精液。

“烫…,好舒服,快死了…啊,啊……”小婷和我同时大叫,冲到了最高点。“喔…………”这时听到阿贵和小璠也同时大声呻吟,看来也射了。“吃饭了,爸妈在等呢。”门外传来小素的叫声。

我们四个赶紧爬起来,争相冲洗身上的遗物,相互打闹著,看来这两个姐妹已经容忍我们之间的不伦,我和阿贵会神的一笑,憧憬著以后快乐的日子,新世纪的第二个元旦节前夜,应该是我们好时光的开始。

(中)舞会风波我们四个草草洗完,断续的回到三楼,以免引起怀疑。香喷喷的饭菜摆满了饭桌,冒着热腾腾的蒸气。“真丰盛啊,”我禁不住感叹起来,在学校里是什么待遇,今天可以好好打打牙祭。我看着小璠和小婷两姐妹低着头,一言不发,像是做了什么错事,只是一味的搬椅子,递碗筷,我心里面偷偷的乐,这两个小妮子刚刚才开化,难免难为情,今后要多加开发。阿贵却大大咧咧,一副反客为主的样子。

“叔叔,阿姨,来吃饭吧。”“好啊,来了。”两老乐呵呵的走进来,笑瞇瞇的看着我们两个。这时小素穿着睡衣走了进来,她们三姐妹在家里都穿睡衣,可能一是舒坦,二是都是家里人无所谓。但这可让我和阿贵大饱眼福,小素穿着白色棉制连衣睡裙,虽不透明,但胸前很明显突出两粒乳头,小素的胸部很小,大约只有A罩杯,屁股却很丰满,紧绷在屁股上的内裤翘翘的贴在裙面上,我的肉棒渐渐肃然起敬,这小妮子的身材虽不及小璠和小婷,却别有一番风味,我看了阿贵一眼,这小子眼珠子都快掉出来,嘴巴微张,就差流出口水,瞧那点出息。

“夹菜呀,别楞著,就把这当作家,别那么客气。”丈母娘的招呼让我差一点掉出眼泪,多贴心啊,离乡背井跑到两千里外的南方读书,亲情早已不敢奢望,今天元旦前夜我突然特别想家,一股离乡别情涌上心头。

“快吃,”小璠跺了我一脚,白了我一眼,忽然又想到什么,羞的赶紧拿起碗吃米饭,我看着她把筷子伸到嘴里,吸吮著,像是还在为我和阿贵口交,真骚,看来她挺喜欢阿贵的肉棒,比我大嘛,想着想着,我有点嫉妒阿贵了。

废话不多说,吃完这顿丰盛的晚餐以后,我们五个迫不及待的走出家门,向校园走去,一路上打情骂俏,只有小素一人静静的,孤影单只嘛。不知不觉来到学校舞厅,其实是一个大食堂,此刻张灯结彩,很有喜庆之味,桌椅已经搬到四周,中间空出宽敞的空间。我们走了进去,舞客已经不少,我们找了椅子坐下。过了一会,灯光暗了下来,响起了优美的舞曲。

“同学们,今晚是个不眠之夜,庆祝元旦舞会正式开始,大家尽情的跳吧。”我一看,原来是学生会主席王涛在祝词,这家伙大四,也是个色鬼加舞棍,只不过能言善辩,混上了学生会主席,其实狗屁!

阿贵此时起身邀请小婷,我也马上邀请小璠,我们两对开始翩翩起舞,不一会我看到有一个学生邀请小素。我搂着小璠,抚摸着她的腰,她慢慢的把胸部贴近我,我感觉腹部压着两团柔软的肉球,她的小腹紧贴我的裤裆,我的肉棒开始蠢动。我享受着这种感觉,但是不一会儿舞曲停了。出于礼貌,我相继邀请了小婷和小素,但怕小璠吃醋,没敢多请,大部分时间我都搂着小璠跳。

跳舞的人逐渐多了起来,磨肩擦踵,我和小璠越搂越紧,时不时的我看到阿贵和小婷,他们也紧紧搂在一起,还有小素,她怎么老是跟王涛跳,肯定是王涛死缠着小素,王涛那张嘴巴,能把死人说活,处女说成妓女,小素那么纯洁,怎么受得了他的甜言蜜语。

这首舞曲结束,舞客散开休息,我发现王涛和小素偷偷的离开了舞厅,我的心狂跳,他们去干么?该不会……我不能错失良机,向小璠借口上厕所,然后走出舞厅尾随着他们。只见他们走进一栋教学楼,教学楼里空空荡荡,今天是元旦午夜,同学们都去狂欢去了,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用功。王涛和小素走进走廊里最里面的一间教室,掩上门,我紧跟在后,从门缝窥探他们。

“你把我带到这儿干嘛?”小素还挺会撒娇,跟王涛刚认识,就那么轻率的跟一个不熟的男孩来到一间无人的房间,想必也是骚鸡一个。

“素素,虽然我们刚认识,但我非常喜欢你,我们交个朋友吧。”听到王涛这番话,我只想吐。王涛一把拉过小素,揽在怀里,教室里没有开灯,但窗户外面灯光很亮,使得教室里的春光必泻。只见王涛双手按在小素的屁股上,左手逆时针右手顺时针的按摩,小素发出“嗯嗯”的呻吟声,一场肉体大战在所难免,殊不知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王涛低下头,开始吻小素的嘴,两个人的舌头搅在一起,发出“咋咋”的响声。王涛的双手转移到小素的胸部,用力揉搓著,把乳罩都移错了位,然后王涛抓住小素的羊毛衫衣襟,往上拉起,雪白的肚皮露了出来,然后是两颗平坦的乳房加上两粒豆大的乳头,错位的乳罩,小素举高双臂,顺利的脱掉了上衣。王涛再接再厉,解开裤扣,小素的裤子无声的滑落,一件白色的三角裤紧紧的包住了丰腴的阴埠。

我在门外看的受不了了,肉棒在内裤里胀的难受,我拉开拉链,放出暴怒的肉棒,然后悄悄的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“你们好啊?”我赤裸着肉棒,面对着他们。“啊!”两个人同时吓了一跳,像是见到了鬼,但见到是我,两人又同时松了口气。“是你小子,我还以为是教导主任呢。干么,跟踪我们,你……”王涛努力想恢复常态,但看到我身上搏起的肉棒,突然回过神来,他笑着对小素说,“又来一个偷腥的,而且是你未来的妹夫,你今晚有的吃了,嘻嘻。”

小素含羞的看着我,不敢说一句话,我看可以开始了,低头开始吻起小素的小嘴巴,一手摸起翘起的乳房,另一手引导她的手抓住我的肉棒,帮我手淫,王涛在一旁开始脱裤子,裤衩,然后裸著下体走到小素的背后,把她的内裤脱下,右手绕过小素的腰部,抚摸她的阴埠,左手在小素的肛门处摸索,前后左右上下的夹击使得小素“嗯嗯”直叫。

小素快速的用手套动我的肉棒,我拚命吸吮着她的香舌,左手在她的胸部蹂躏践踏,右手轻轻打了王涛屁股一下。王涛心领神会,来到小素面前,抓住她的头发,我也离开小素的身体,小素被强行跪下,她的脸前是王涛的肉棒,王涛身体前送,龟头抵到小素的嘴唇,小素朱唇被顶开,肉棒一贯而入。我来到小素的身后,用两根手指来回摩擦小素的阴唇,阴道口已经很湿了,我把龟头抵在洞口,上下摩擦,挑逗著小素的性欲。

小素被搞的只能发出“呜呜”的咽喉声,嘴巴快速的吞吐王涛的肉棒,王涛闭着眼睛,抬着头享受着销魂动魄的极乐快感,我再也忍受不住,只想马上获得肉感,我手扶肉棒,对着小璠姐姐的洞口,猛地一插到底,小素被干的大叫,只见她一手伏地,一手抓着面前的肉棒,猛烈的喘息著,我在她身后猛烈的撞击著,“啪啪”作响,双手摸到乳房,抓着奶头,用力往后拽,小素已经无暇顾及手中的肉棒,只能“啊啊”呻吟,偶尔用手套动王涛的肉棒。

王涛怎么能忍受这种冷落,于是仰面躺下,我马上领会他的意思,一边干着小素,一边推动她迫使她爬到王涛的身上。王涛抬起头,亲吻著小素,我抽离洞穴,王涛迫不及待的把肉棒插入小素的阴道。王涛急剧的起伏臀部,小素被顶的“啊啊”上下跳动,肉棒和睾丸“啪啪”的击打着小素的阴户,淫水顺着阴户里的肉棒流下来,我粘取一些淫水抹在小素的肛门处,把食指慢慢抠进肛门,配合王涛的节奏,指奸著小素,身下两个洞穴传来的快感让小素几进疯狂,我看时机成熟,龟头抵住肛门,用力将肉棒挤进狭窄的直肠内,小素像三明智一样夹在我和王涛之间,我和王涛一进一出的抽插著小素的身体,小素被干的死去活来,最后我们几乎同时射精,小素的阴道和直肠内灌满了滚烫的精液,我们三个“嗷嗷”的到达高潮,小素虚脱的爬在王涛身上,我抽出阴茎,精液立即涌出肛门,我后悔没有脱掉裤子,现在好了,裤裆处粘满了小素的淫水,我要马上赶回去,出来太久了,小璠会起疑心。

“我先回去,你们再温存温存,”我拍了一下小素裸露的屁股,整理好衣服,快步走出教室。等我返回舞厅,我已经找不到小璠,小婷和阿贵也不见了,他们会去哪里呢?我走出舞厅,沿着林阴小道漫无目的的找寻着,一种预感带领我向“情人幽会”的小树林走去。

(下)众里寻度小树林离教学区有一段距离,是一片未被开发的荒地,这里晚上黑黝黝、静悄悄的,很少有同学跑到这儿来,当然就为情侣们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秘密场所。一到夜幕降临,情侣们就相约来到这边,卿卿我我,默契的相距一段距离,心知肚明又互不干扰,亲嘴抚摸打炮,是常有的事,你若只身来到这里,一定会让你大饱眼福。

哇塞!今天元旦之夜,小树林爆满。小树林里黑压压的,几乎每棵树下就站着一对情侣,树跟树之间不过两至三米,在皎洁的月光下,丽影依稀可见,我静静的走了进去,仔细观察每一对情人,希望能发现小璠。

离我最近的一对,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,嘴对着嘴,热烈的接吻,男孩的双手抚摸著女孩的臀部,看来刚刚开始。紧接着下一对,一位长相不错的女孩倚在树上,胸前的衣襟已被打开,露出雪白的胸部,男孩的头罩在左边的乳房上,把乳头含在嘴里,吸吮著,一只手揉搓著右边的乳房,女孩“啊啊”的轻声呻吟,我看的肉棒开始搏起,真想和她男朋友一起搞她。但我心里挂念小璠,于是继续往里头走去。

每每经过一对,我都细细观察,生怕错过小璠的身影,但是眼前一副副香艳的场面让我欲火焚烧,在此之前我已经连诛小婷、小璠和小素三姐妹,可以说场场都是大战,此刻却丝毫不见疲态,我不禁佩服起自己来,今晚可能会精竭人亡,想着想着,我接近了一个两男一女组。

两个男孩面对面站立著,裤子拉链都已拉开,从裤裆里伸出两根肉棒,一根12公分长,另一根13公分长,两根肉棒各被一只小手握著,肉棒的后面露出一张清秀可爱的脸蛋,女孩身穿一件牛仔套裙,吊带式的,内衬一件白色的羊毛衫,双腿跪在草地上,只见她伸出舌头,舔了舔左边的肉棒,然后张大嘴巴,含住右边的肉棒,猛烈的吸吮吞吐著,右边的男孩被吸的“喔喔”直叫,女孩左手不断套动着左边男孩的肉棒,使得左边的这位小哥爽的站立起脚尖,闭目仰面,全身紧绷;过了一会,女孩口里交换肉棒,重复著刚才的动作。看着眼前的不断跳动的肉棒,身穿端庄的女孩,我实在忍不住了,我也解开裤子拉链,放出肉棒,它已经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我走到女孩的背后,小小的屁股翘然而立,蓝色的牛仔裙里,伸出两条雪白的小腿,我的双手抓住她的两瓣屁股肉,用力画圈揉搓著,女孩发出呻吟声,屁股左右摇摆,那两个男孩发现了我。

“对不起了,看到二对一,实在忍不住,让我加入吧。”我祈求他们。

得到他们的许可,我拉起了女孩的裙子,白色的三角裤衩紧紧的包在圆润的屁屁上,在月光下有点刺眼,我跪下,从屁眼开始,隔着内裤舔起,顺着屁股沟,一直滑下,唾液不一会就浸湿了她的阴部,女孩被我舔的浑身乱动,更加疯狂的为两个男孩口交。这两个男孩不一会同时大叫,精液先后从龟头射出,射在女孩的脸上和头发上。

“真他妈的爽,这妞的嘴巴可真厉害。”其中一个男孩意犹未尽的对另一个说,他们并没有把变小的阴茎收进裤裆,而是耷拉在裤子外头观看我的表演。

我拉下女孩的裤衩,露出黝黑的阴部,用手一捞,毛茸茸,湿润润的,我把食指和中指插进阴道,毫不费力,阴户里早已泛滥成灾了。我指奸了一会,女孩被我插的蜷缩在地上,屁股高高的竖起,我半蹲著,拉下肉棒,从上而下,垂直的一贯而入,肉棒深深的刺入女孩的体内。

女孩大叫一声,开始随着我的抽动“嗯嗯”的呻吟,我像骑马一样驰骋在白嫩的屁股上,根根到底。由于旁边有两位观众,我特别兴奋,周围也不时传来别的女孩们的呻吟声,我的神经兴奋到极点,很快的就射了出来,身下的女孩在我射完以后立刻瘫在地上。我拔出阴茎,剧烈的喘息著,令我吃惊的是,两个看客胯下的肉棒已经重整雄风,他们两个迫不及待的扑在刚刚高潮的女孩身上,在女孩身上肆虐,不一会,刚才还衣服整洁的她,变成一个白脱脱的裸体,两个男孩一前一后,开始干着女孩的阴道和嘴巴,女孩C罩杯的秀乳前后激荡,他们三个沈浸在疯狂的性爱里。

我已经全身乏力,提不起半点性趣,整理好裤子,也不想再找小璠,说不定她早已回家了,或者还在跳舞,于是我重返舞厅。

果然,等我回到舞会上,看到小璠在和王涛跳舞,小璠看到我,慌忙挣脱王涛,像小鸟一样依偎在我的身上,我看到王涛和阿贵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,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。

“你们刚才去哪了?我怎么找不到你们。”我试探著问小璠。

“我和婷婷去上厕所,阿贵护送我们,正好碰上小素姐和王涛,然后我们……我们就……到院子里……散步……”小璠越说声音越小,脸变得通红,慌忙掩饰的拉着我走进舞池。

“哎……”我心里叹息著,心里妒火丛生,又不好发作,只好搂着她心不在焉的跳舞,哎!这个荒诞的元旦舞会!


本贴最早由:第七色-成人电影-成人视频-快播电影-伦理电影天堂网 -- sex8080.com编辑,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!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[第七色-成人电影-成人视频-快播电影-伦理电影天堂网] 版权所有 © 2017-2018 [联系方式: zhu666681@gmail.com ]